桑田丝韵 锦绣吴江(城市味道·行走县城看中国)

发布时间:2024-06-14 14:05:29 来源: sp20240614

  车间内,工人在进行机械缫丝。   震泽镇党政办供图

  宋锦文化园内的古木织机。   鼎盛丝绸供图

  丝绸车间内,工人在拉蚕丝被。   震泽镇党政办供图

  太湖雪蚕桑文化园俯瞰。   太湖雪蚕桑文化园供图

  在温室育蚕房里,游客们近距离观察“熟蚕上山”吐丝全过程;在大街小巷的丝绸商行里,各种丝绸制品琳琅满目……江苏省苏州市吴江区是闻名遐迩的丝绸重镇,“中国蚕丝之乡”震泽镇、“四大绸都”之一盛泽镇都位于此。

  行走吴江,听蚕语、品丝韵。在河港纵横的乡村,徜徉于葱茏苍翠的千亩桑田之间;在车水马龙的城区,一场场丝绸时尚秀轮番登场……

  一根蚕丝,百转千回,吴江的丝绸文化源远流长、熠熠生辉。历经千年洗礼,不仅“一片桑叶”“一根蚕丝”依然融入在人们的日常生活,古老的丝绸产业也走出了一条蝶变之路。

  传承与发展

  蚕桑文化铺展美丽画卷

  早上5点,天还没亮,69岁的震泽镇三扇村老蚕农周银妹就出门了,每天她都要去地里看看自己的桑树。

  周银妹年轻时,几乎家家户户都养蚕,村里到处是桑田。随着工业化的发展,传统养蚕业式微,只有少数像她这样上了年纪的人还在坚守。

  进入新时代,吴江这座丝绸重镇,通过政策保障、要素集聚、品牌打造等方式,推动丝绸产业高质量发展。2015年和2016年,吴江区先后出台《吴江区蚕桑生态补偿办法》《吴江区蚕桑生态补偿考核办法》。

  集约化养蚕成效日显。在平望镇庙头村的华佳现代蚕桑综合示范基地里,木质方格蔟、轨道给桑机、自动上蔟升降设备等有序运转,得益于集自动给桑、撒粉和环境控制于一体的智能化集成养殖系统,养蚕更“智慧”。

  立足“一根丝”,传统丝绸产业在传承中不断发展。“对我们而言,丝绸不仅是一种记忆,更是一种情结。”震泽蚕丝同业公会会长、苏州辑里丝绸有限公司总经理朱文超说,他祖上几代都栽桑养蚕。朱文超大学毕业后,回来创办了公司,带领技术团队克服了蚕丝板结、移位、收缩等问题。如今,公司产品远销日本、加拿大等地,广受欢迎。

  越来越多像朱文超这样的从业者投身进来。如今,仅震泽就集聚了200多家丝绸企业,光是蚕丝被,一年就能卖300多万条。

  一根丝、一片叶,背后是千年蚕桑文化。在吴江,不仅丝绸产业有了“升级版”,蚕桑文化也有了全新打开方式。

  从震泽古镇出发,一路往北,穿过波光潋滟、飞鸟翔集的长漾,约莫十几分钟车程,就到了有名的“蚕桑之村”——七都镇开弦弓村。

  80多年前,著名社会学家费孝通到开弦弓村进行了一个多月调查,写下名作《江村经济》。彼时,开弦弓村是“中国蚕丝业的中心之一”。

  80多年后的今天,走进村中,成排桑树郁郁葱葱,一幅桑茂、蚕盛、鱼旺的桑基鱼塘美景尽收眼底。“桑基鱼塘是一个生态循环系统,塘基种桑、桑叶喂蚕、蚕沙养鱼、鱼粪肥塘、塘泥壅桑,桑、蚕、鱼、泥环环相扣。”桑基鱼塘投资人刘瑛说。

  今年61岁的刘瑛是七都镇人,十几岁就进入国营缫丝厂工作。2003年开始创业,如今,她的丝绸企业年产值近亿元。

  小时候,刘瑛经常来开弦弓村玩,那时,村里到处是连片桑田和稻田,挑着桑叶的蚕农来来往往。随着养蚕的人变少,“蚕桑之村”渐失韵味。

  为了留住蚕桑文化,当地政府和刘瑛共同投资,在开弦弓村建起了占地面积达500亩的生态农业景观项目“山水桑田”。行走其中,一步一景,水、田、桑交相呼应,再现过去蚕农劳作的场景。

  不仅是开弦弓村,在吴江各地,以丝绸为主题的“生产、生活、生态”的美丽画卷正在徐徐展开。

  乡愁与时尚

  根根蚕丝织就缤纷生活

  悠悠蚕桑,淡淡乡愁。一根蚕丝不仅“织”出了致富路,也联结着吴江人的日常生活。

  68岁的周勤娥是一名退休教师,也是一名技术娴熟的养蚕“老师傅”。从年幼时起,她的生活便与“一根丝”交织在一起。

  周勤娥回忆,她年轻时,女孩子最好的嫁妆就是蚕丝被。出嫁前,为了给周勤娥拉一床蚕丝被,家里好几年才攒够蚕茧。

  “蚕茧凑够了,制作过程也不简单,每一个环节都很讲究。”周勤娥说,她跟在母亲后面,边看边学,煮茧、除蚕蛹、晾晒、制作棉兜……做完这些后,再支起桌子,一家人围在一起拉蚕丝被。

  时光飞逝,如今在吴江,家家户户养蚕、拉蚕丝被的岁月早已远去,但是,人们的生活依然与“一根丝”紧密相连。

  2017年,退休后的周勤娥来到太湖雪蚕桑文化园,成了一名蚕桑文化推广使者,每天一早,她就要进入蚕房,添加桑叶,监测温度、湿度,观察蚕宝宝的生长状况……做完这些,周勤娥又化身为一名“讲师”,给前来研学的孩子们上“蚕桑课”,课程包含育蚕、茧艺、桑皮造纸、蚕茧作画等。“和孩子们一起,在机杼飞梭、‘抽丝剥茧’中感受传统蚕桑文化的魅力,很有成就感。”周勤娥说。

  在吴江,丝绸文化不仅是阳春白雪,也是与老百姓息息相关的日常生活。

  “过去,丝绸在年轻人心里是古老的、传统的、有距离感的。”太湖雪丝绸股份有限公司设计总监孙宝玉说,但如今,古老的丝绸在心灵手巧的吴江人手中,被玩出了“新风尚”。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位于吴江老城区的盛家厍热闹起来。漫步其中,亭台楼阁、水榭曲廊,仿佛置身江南园林。这里是吴江传播丝绸文化的一个重要窗口,一大批吴江丝绸品牌在此入驻。

  家住盛家厍附近的80后倪静,茶余饭后经常会来这里逛逛。作为一名吴江人,她对丝绸文化情有独钟,身上穿的是真丝旗袍,床上盖的是蚕丝被,车里的挂件是丝绸文创产品,头上戴的是丝绸发圈。倪静对丝绸文化也钟爱有加,采桑果、品桑茶,沉浸式体验养蚕生活,观看煮茧、抽丝、剥茧等技艺……倪静的生活,处处有丝绸。

  近年来,震泽丝绸文化风情小镇、吴江丝绸文化创意产业园等一系列丝绸新地标拔地而起,“蚕花节”“丝绸文化旅游节”“蚕丝文化进校园”等一系列活动也在火热开展。怀抱华美的丝绸,感受诗意的生活,如今的吴江,丝绸文化正在人们的生活中鲜活生长。

  坚守与创新

  传统产业迎来全新生长

  从吴江城区出发,一路向南,大约40分钟车程,就来到了吴江另一个丝绸重镇——盛泽。

  今年78岁的文史专家沈莹宝从小在盛泽长大,是一名“盛泽通”,也是当地的纺织“活百科”。“我们盛泽人是听着织机声长大的,天生带着丝绸基因。”沈莹宝说。

  沈莹宝介绍,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盛泽丝织业处于鼎盛时期,新生、新华、新联、新民“四新”丝织厂辉煌一时,其产值在上世纪80年代中期前达到全吴江的一半。

  要让老产业焕发新生机,就得从创新上做文章。

  从盛泽的一家缫丝厂成长为国内丝绸行业的龙头企业之一,江苏华佳丝绸股份有限公司是一家有着50多年发展史的老牌丝绸企业,其生产的6A级以上的“迎春花”牌白厂丝以及有机白厂丝畅销国际奢侈品牌市场,成为部分国际奢侈品牌在中国地区的唯一指定供应商。不仅如此,2022年,全国高端丝近60%的出口份额都来自华佳丝绸。

  华佳的“一根丝”何以风靡全球时尚圈?“我们走的是科技创新之路,品牌高端之路。”董事长俞金键说。建设种桑基地,从一片桑叶、一粒茧,到一根丝,华佳从源头保证真丝高品质;紧跟科技前沿,华佳自主研发的白厂丝凝聚9项发明专利,每根丝可达1500米长,可实现电子检测下10万米无疵点。

  吴江丝绸行业,在国际时尚舞台上大放异彩的并不少见。出了华佳丝绸大门,沿着北环路一路往东,数公里开外,一座古色古香的宋锦文化园藏于绿荫间。步入其中,旗袍、围巾、箱包、披肩等各种由宋锦制作而成的产品琳琅满目。

  吴江鼎盛丝绸有限公司董事长吴建华说,宋锦以经线和纬线同时显花为主要特征,构图纤巧秀美,色彩古朴典雅,素有“寸锦寸金”之说。然而,由于成本昂贵,宋锦一度濒临失传。

  2009年,吴建华收购濒临倒闭的东吴丝绸厂,计划“复活”宋锦。然而,宋锦织造过程极复杂,对设备有极高的要求。

  经过连续几年的集中攻关,吴建华和团队找到了手工艺与机器生产的平衡点,并成功研制了符合传统宋锦织造工艺和各项技术参数的电子提花机,极大地提高了宋锦的生产效率。

  “不仅要让宋锦重生,更要发扬光大,让其走出小镇,走向世界。”吴建华说,公司每个季度都会推出近百款新产品。在面料运用方面,鼎盛丝绸也进行大胆创新,通过图案的接合,将宋锦与羊绒、羊毛等纱线无缝拼接。通过持续创新,“非遗”宋锦从压箱底的“老货”成为广受年轻人欢迎的时尚新品。

  深耕传统领域,多年来,吴江以天然蚕丝为原点,不断延伸产业链、拓展新赛道,打造了“一根丝到一个品牌”的完整纺织产业链。

  如今的“一根丝”,早已不仅是“一根丝”。

  吴江,已成为目前全球纺织业集聚度最高的地区之一。仅在盛泽一地,就诞生了恒力、盛虹两家世界500强企业。

  在创新中领跑,在探索中求变,吴江不断做大做强丝绸纺织业,2022年,吴江丝绸纺织业实现产值1070亿元。如今的吴江,古老而美丽的丝绸产业早已“破茧成蝶”。

  《 人民日报 》( 2023年11月15日 13 版)

(责编:胡永秋、杨光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