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演艺术:应从技到艺 由艺臻道

发布时间:2024-05-27 02:10:35 来源: sp20240527

原标题:表演艺术:应从技到艺 由艺臻道

明代戏曲评论家潘之恒曾在其戏曲研究笔记《鸾啸小品》中谈到戏曲表演的最高境界,他认为应该进于技、道而与神合。这对于今天的戏剧表演,依然具有指导意义。

表演艺术可以分为技、艺、道三大进阶。技巧对戏剧而言主要包括声(音)台(词)形(体)表(演)舞,对戏曲艺术来说则是指唱念做打翻、手眼身法步等基本范畴。

通常而言,在戏剧学校或戏曲、舞蹈附中阶段的少年,经过刻苦训练,都能够掌握这些基本技巧。在之后的演出生涯中,若能将所学诸般技巧行云流水地组合起来,形成身体的自然记忆和随心所欲的下意识控制,就达到了技巧的熟练运用阶段。我们常常听到剧场中的观众在评点哪位演员的台词好,哪位演员的身段好,倘若综合起来都很好,那这位演员就是难得的全能型演员。这便是实现了“从技到艺”。

对于戏曲演员来说,“从技到艺”的另一个体现还在于能够把不同行当、不同角色的台词、歌唱和表演都学下来。这样的演员拥有把控戏剧场面的能力,必要时能为对方提词解围,缺角时能上场救急,正是所谓的“艺(技)多不压身”。比如,京剧鼻祖谭鑫培被称作“救场”的大家,他在扮演《黄金台》中的田单时,后台管事的忘了给他戴乌纱帽。谭老一上场就觉得不对劲,赶紧念道:“国事乱如麻,忘了戴乌纱。”其戴髯口、佩长剑等一系列临机应变的救场举措,已成梨园佳话。麒派大师周信芳不管是演京剧,还是演全本话剧《雷雨》,与在场演员的当场“互救”,令著名演员赵丹等铁杆剧迷叹为观止。他在《雷雨》中扮演周朴园,忘词时只要对手演员一提醒,他就能马上生发出补救办法,以符合剧中人物反应的方式妙化危机。如周朴园认不出少时的情人侍萍,多次质问:“你你贵姓?”“你姓什么?”“你是谁?”大家先以为是周大师忘词了,接下来才明白这原来是用麒派的手法,层层递进,逼问出鲁侍萍的真正身份,同时也逼出了周朴园自身的尴尬与痛苦,从而为剧情增添了几分紧张感,强化了艺术感染力。至于盖叫天先生怕踹伤来不及躲避的演员,宁愿自己摔断腿也要在空中变位,则又是牺牲自己保全同仁的戏德美谈。

戏曲艺术表演大家在本行技艺精湛的基础之上,在不同的艺术领域触类旁通,源流相依,便是实现了“由艺臻道”。回看一代宗师梅兰芳,他不仅能演传统戏,也能编演新戏,不但能够演青衣,还能演刀马,最后在王瑶卿先生的指导下夯实花衫行当;不仅会演京昆,而且还擅长丹青水墨、书法舞蹈,且都臻于较高境界,世所罕见。再看当代舞台,湖北京剧院的朱世慧将老生与丑行结合起来;贵州的侯丹梅、上海的史依弘和李佩红,都是京剧演员中武旦与青衣双擅,允文允武;北京人艺的一批老艺术家,其京剧、鼓书技艺堪称专业水准,一上舞台,气势非常。他们在舞台上呈现的“通于神”的境界,既是其多方面艺术素养的呈现,也是他们文化修养达到一定程度后的自然结果。

演员从读懂剧本、理解唱词,到塑造人物活灵活现,演何人肖何事,最终达到与剧中人物、剧外观众共情的状态,即实现“从技到艺,由艺臻道”,除了戏内该下的功夫外,更多功夫在戏外。腹有诗书气自华,读书演戏写文章,从根本上看,道理都是相同的。京昆大师俞振飞在书法填词辞章领域都有较高的造诣,演戏时就有一种掩饰不住的书卷气。新凤霞的文章之美,写书之多,堪称中国演员史上的第一人。京剧荀派名家孙毓敏的演戏、发言与写书,三位一体,相得益彰。上海的昆剧演员梁谷音,不但戏演得好,文章写得也特别有情趣。相声界的侯宝林博览群书,姜昆不仅创演了上百段新相声,还与同仁们编纂了《中国传统相声大全》。

当然,死读书不如活读书,活读书不如会用书。著名表演艺术家李雪健演林彪获“梅花奖”,演好人宋大成获飞天奖和金鹰奖,演电影《焦裕禄》获金鸡奖与百花奖,40年来获得33次最佳男主角奖,靠的就是读懂剧本,用心揣摩,吃透人物,真正做到与所扮演人物通情通感,勾魂摄魄,这才真正能够达到“神遇道存”的高远境界。可是有好多演员,唱了一辈子戏、演了一辈子,却对一些唱词、台词还是知其然而不知所以然,都是随老师所教的路子在走,那就很难在表演上达到出神入化的境界,更不用说在多种艺术门类上臻于化境。

从技到艺,由艺臻道,是表演艺术发展升华极为艰难的必由之道。到达哪一阶段,彰显的是艺术与人生修炼的不同层级。这或许为我们在新时代如何产生戏剧大家、名家提供了可资借鉴的人才培养路径。对戏曲艺术专业人才的培养,既应该包括课堂教学与舞台艺术实践,训练专业技能,还应该引导学员进行理论研究,追求艺术上的传统继承与创新并举。中国戏剧如何吸收从唐梨园、宋大晟、元仪凤、明教坊、清南府到昇平署形成的人才培养经验,当代戏剧演员如何成为新时代为人民服务的优秀表演艺术家,都需要我们在艺术实践与教学实践中认真探索。

(作者:谢柏梁,系中国戏曲学院教授)

(责编:王连香、李楠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