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种叙事技法形成合力,还是导致分裂

发布时间:2024-03-01 18:29:50 来源: sp20240301

     如今,档期市场已经构成了电影产业的重要支撑,满足档期需求也是实现供需平衡的必要前提。《第二十条》披上喜剧外衣显然是一种明确的市场考量,可影片的现实关怀内核又是当前市场的急需品。事实上,当前本土电影市场需要的是更加成熟的供需关系,允许《第二十条》这样的作品存在而无须过度迎合市场,即可实现两种目的   从市场角度来看,喜剧片是较为契合春节档观影需求的电影类型。2024年春节档中,《热辣滚烫》《飞驰人生2》《熊出没·逆转时空》和《第二十条》四部作品,均在线上售票页面贴出“喜剧”标签,凭此吸引观众。其中《熊出没》新作延续了该系列一贯的喜剧风格,其余三部作品则试图达成“笑中带泪”的叙事效果。而张艺谋执导的《第二十条》采用了全然不同的处理方式,悲喜两种元素犹如不同色彩的串珠规律性地交替呈现,引得观者在欢快和难过两种情绪间反复“横跳”。导演撩拨观众心绪的能力固然令人称叹,但更值得细细思量的是,悲喜两种叙事技法在影片中究竟是形成了合力作用,还是各自为战导致了内在分裂?   严肃电影与喜剧小品混搭   《第二十条》的叙事主题具现实关怀。影片片名指向我国刑法“第二十条”,也即关于“正当防卫”的法条,整个故事也围绕着这一条款判定标准的修改和国家法治的进步而展开。   影片中,县城的检察官韩明为了儿子能学业有成而借调到市里,同时处理着三起与正当防卫相关的案件:一是一起旧案,公交车司机张贵生阻止男乘客骚扰女乘客反遭殴打,激愤之下将其砸伤;二是韩明之子韩雨辰为制止校园暴力而与霸凌者缠斗一处,伤其鼻梁;三是村民王永强长期遭受村中恶霸侵害,忍无可忍之下将其刺死。以上三种情形都具有较高的社会关注度,也能够牵动大众的情感,奠定了影片主题的严肃性。   作品一笔带过但值得细究的第四个案件是,检察官韩明当年正是因为打伤猥亵前女友吕玲玲的学长,并坚守正义底线拒不认错,毕业分配受到影响。韩明的自身际遇与三起案件主人公相互呼应,为他在关键时刻将社会公义置于个体前途之上的做法提供了合理性,也回应了他青年时代的人生选择。至此,故事中严肃的社会关怀形成了相对完整的逻辑闭环。   不过,影片并未单纯以严肃的现实关怀氛围来统摄全片,而是试图通过不断添加喜剧的“甜味素”来中和作品的悲情色彩。不难发现,作品中多数喜剧段落发生在三起案件主人公缺席的情况下,主要由韩明和妻子李茂娟加以推动。例如,韩明为避免妻子误解,将前女友兼现同事吕玲玲的来电姓名备注为“王铁军”,形成了姓名梗。又如,韩明、吕玲玲调查案件线索时,与小卖店店主夫妇上演了一段充满喜感的口角争斗。这些段落相对完整,如同一个个喜剧小品穿插于严肃社会议题的探讨中,对叙事的推进作用不大。   甚至,部分喜剧桥段的插入,在一定程度上消解了影片原应具有的严肃性。韩雨辰打伤霸凌者的事件立案后,韩明与妻子、妻兄三人在车中相互指责、埋怨的场景,在人物性格和语言使用上设置了喜剧效果。考虑到三人谈论的是韩雨辰的未来人生走向,喜剧元素的融入反而容易令观众质疑家长们是否真正了解此事的严重性。   影片氛围在悲与喜之间往复交替,也在挑战观众的审美习惯与情绪稳定。典型者如韩明夫妇驾车追赶赴京申诉的张贵生一段,前一秒,夫妻二人齐声呼唤张贵生放弃申诉的场面令人开怀大笑,后一秒,疾驰而来的大货车撞得张贵生车毁人亡,催动观众的情绪从轻松欢快的高点坠入讶异失语的低点。   如此剧烈的情绪转换,固然给观众一种并不常见的审美经验。但过度频繁的悲喜轮转,也会令观众心情起伏不断,乃至陷入哭笑不得的境地。   难以平衡的两种目的   《第二十条》的严肃主题与喜剧手法之所以相互割裂,是因为未能有效调和艺术表达与商业成功两种目的。喜剧元素的加入固然令影片更契合节日氛围,但问题在于,当喜剧桥段稍显频繁地将故事带离核心剧情时,两种目的的割裂感也在不断增强。如果将那些刻意为之的喜剧小品剔除,影片应更具现实关怀气息,对社会议题的思考也能得到更顺畅的表达。   多数情况下,一部影片难以同时达成两种目的。即便是张艺谋,也需不断摸索和适应市场的“脾胃”。2023年春节档,张艺谋按照当红明星、喜剧元素和家国情怀“配方”创作的《满江红》,一举夺得年度票房冠军。不过,喜剧桥段影响故事整体感的弊端,彼时已有所体现。这次,如法炮制的《第二十条》,艺术效果被喜剧元素所累,票房表现也不及预期,不免令人怀疑在作品中意图强行实现两种目的的合理性。   还需注意的是,喜剧元素的糅入,究竟是导演为获取商业成功而对观众口味的刻意迎合,还是无奈之下向市场做出的让步?如今,档期市场已经构成了电影产业的重要支撑,满足档期需求也是实现供需平衡的必要前提。《第二十条》披上喜剧外衣显然是一种明确的市场考量,可影片的现实关怀内核又是当前市场的急需品。事实上,当前本土电影市场需要的是更加成熟的供需关系,允许《第二十条》这样的作品存在而无须过度迎合市场,即可实现两种目的。(解放日报)   (作者杜梁单位:上海师范大学影视传媒学院) 【编辑:李润泽】